LV歧視胖子:職場沒有政治正確,干不了就滾蛋!

【黑奢(黑卡)奢侈品 品牌資訊】前幾天,小編的社交網絡又被LV刷了屏。


不是因為新品發布,也不是因為限量版包包多難搶。


而是因為一件關于歧視胖子的丑聞。

20歲的丹麥模特Ulrikke H?yer在Instagram上發布了一篇文章「LV覺得我太胖」,配上骨瘦如柴的內衣照,迅速獲得超過6萬多個點贊和4300多條的評論。


LV自然被推到了槍口。


Ulrikke H?yer在文中表示,在剛剛結束的 LV 2018早春度假系列時裝秀中,秀場導演Ashley Brokaw嫌她胖,要求她在秀前24個小時只能喝水。


Ulrikke H?yer沒想到,當她一切照做后,自己仍然在秀前被踢出走秀名單。

事發之后,涉嫌歧視胖模的Ashley Brokaw和家人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脅。


但在Ashley Brokaw看來,自己比竇娥還冤:Ulrikke H?yer秀前最后一次試衣,已無法穿下兩星期前她在巴黎試裝時的服裝,并且臉部浮腫,根本不能滿足走秀要求。


在輿論壓力下,Ashley Brokaw不得不向Ulrikke H?yer作出道歉并支付全額工資。但遺憾的是,仍然沒人買賬——


歧視「胖模」的LV依然成為人們的攻擊對象,Ulrikke H?yer反倒成為勇敢揭露模特行業黑暗一面的英雄。


實在太!傻!逼!了!


這明明就是一個毫無職業精神的女孩,占領道德高地博取同情的故事。



想象一下,如果LV因為其中一個模特沒有完全展示好服裝,導致這場秀出現瑕疵,這個頂級奢侈品的老臉往哪擱?


第二天,諸如「LV聘請不專業模特」、「LV新品發布丑態百出」、「LV設計款式大不如前」等主題的稿件就會席卷全球。LV整個團隊事前全部努力都會付之東流。


比如說這次事件受攻擊的核心人物:秀場導演Ashley Brokaw。身為時裝秀的幕后推手,只有她有資格在秀場上指點江山,平日趾高氣揚的設計師也要乖乖聽他安排。

不僅要負責所有模特的挑選、走臺,定妝照,還要為整場秀的燈光音樂拍板。從秀開場到結束,她都要全程把控,監督整個活動的順利進行。


除此之外,秀場導演最繁瑣的工作就是與客戶做好溝通。時裝圈有個很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客戶對于時裝秀場所能表達的東西永遠期待過高。


所以,與客戶「建議,否定,再建議,再否定」的拉鋸戰,往往是秀導在前期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


在滿足各方面的要求下,還要呈現出一場世界頂級的走秀,可以想象導演的壓力有多大。在一場秀開始前一兩周,秀場導演幾乎全是通宵達旦,沒空合眼。

要知道,堅持女權主義的Chanel選擇模特時,一個重要標準就是「去性特征化」,目的是為女性爭取更多自由和權利——


換句話說,Chanel的女模特必須平胸。


大胸超模在Chanel面前全部不吃香,為啥就沒人說「Chanel歧視大胸姑娘」?

老佛爺和Chanel御用平胸超模Cara


但如果你想當個維密模特,平胸又完蛋了。人家一個做內衣的,平胸壓根撐都撐不起來,我用你不就是砸招牌?


維密甚至規定了模特的身高、體重、三圍,難道還要批判一下「維密歧視平胸姑娘」?

是的,這些對模特的要求的確極為嚴苛,但說白了,無非是職業標配硬件。


就好像程序員要會寫代碼,歌手要懂樂理,公關要懂得和人打交道,每個職業都有自身的硬性需求。


做不到,你或者轉行,或者滾蛋。


但凡身在職場,就必須遵守一條鐵打不動的規則——


滿足職位要求的人留下,不滿足要求的人滾蛋。


換任何一家公司,面對違反規定的員工,都會做出與LV相同的決定。


對LV這些大牌來說,他們歧視的根本不是胖子。他們歧視不合要求的一切。

從另一方面來說,「因為我胖,所以被歧視」根本就是個偽命題。


只要自身符合行業標準,別人就不會帶著歧視眼光看待你。


繼續拿模特行業來說,除了標準的模特,還有各種各樣不同常人的存在。這些曾被歧視的人,照樣在秀場上過得很好。

曾經爭議無數的「男妓」超模Aiden Shaw


Tess Munster,是英國Milk Model Management模特公司旗下著名的大碼模特。


這位身高不到一米七的姑娘,體重卻有120公斤,完完全全顛覆了時尚圈「瘦即是美」的觀念。


但因為她很明確混大碼模特圈,體重反而成為她的優勢。

無獨有偶,來自美國密西西比的Tess Holliday,在2015年被Vogue時尚雜志聘請為專業特別模特。


這個身高只有165cm的姑娘,體重也達到130kg。


毫無疑問,她們滿足不了主流時尚圈的要求,但誰又有資格歧視她?

來自俄羅斯的 Nastya Kumarova,是個白化病患者,從小受盡歧視。


為了勇敢站出來展示自己不同之處,她努力成為一名模特。


因為外貌稚嫩且空靈,像仙女一般,各大少女品牌都向她拋出橄欖枝。

同是白化病患者的美國黑人男模Shaun Ross,也是時尚圈的掌中寶。


各類風格獨特的時裝大牌,都非常熱衷找他走秀和拍攝Lookbook。

最令人敬佩的,還是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的姑娘Madeline Stuart,她患有唐氏綜合癥,也是世界上第一位唐氏綜合癥的職業模特。


為了完成自己職業模特的夢想,她成功減掉18公斤,成為上一年紐約時裝周上最驚艷的模特。


對她來說,歧視就是個屁。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這不僅是時尚行業的鐵律,更是世界運行至今最根本的原則。



說回被LV歧視的胖模Ulrikke H?ye。


大部分人在達不到既定要求時,總會給自己找借口,比如「我被淘汰,只是因為他們歧視我胖」。


這種心態,其實在很多人身上都存在——


上學時罵學校,今天嫌制度太嚴,明天罵題目太難,后臺發個微博嫌棄老師教的太爛。


上班后就罵公司,今天怪領導分工不合理,明天嫌同事,后臺跟朋友吐槽天天加班。


就算找對象,被姑娘拒絕,只會嫌姑娘太物質、只會看臉。


總而言之,全世界誰都不公平,誰都勢利眼。


就自己最苦,最冤,最可憐。

他們不懂,每個能做出成績的人,遇到問題第一步都是從自己身上找問題。


達不到別人的職業要求,自然活該被淘汰。用道德去綁架商業,與綠茶婊沒什么區別。


世界上最簡單的事,就是為自己的平庸找借口。


本文來源于【杜紹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