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生”“老金”“賀涵”三種男人的鮮明對比:原來,這才是判斷一個男人能不能結婚的關鍵!

【黑奢(黑卡)奢侈品 生活】電視劇《我的前半生》里,女主角子君和三個男人有情感糾葛:


空喊著“我養你”口號的出軌前夫陳俊生;

老實人同事老金;

體貼且智慧的賀涵。


分析對比了這三個男人,才真正明白:

原來,這才是女人判斷一個男人能不能結婚的關鍵!



01


先來看看第一種男人,陳俊生。


如果放在婚戀市場上,陳俊生絕對是父母爭搶的對象。


長相說得過去,有良好的工作,不菲的收入,雇得起保姆,還給老婆買得起名牌。

他是典型的傳統男人,有著深入骨髓的大男子主義。他告訴子君:我是男人,我來養家,你什么都不用做。


在他看來,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只有一個,那就是拿錢回家。至于妻子子君的人生規劃、個人成長,他完全不在乎,因為妻子只是他人生的附屬品,是滿足他男人形象的工具。


于是,他把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的女友,一步步塑造或者說逼迫成了只知道買買買、穿穿穿的闊太太。

最關鍵的是,他從來意識不到,妻子如今的生活狀態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在他眼中,妻子只是成為了什么都不會干也干不好的沒用的中年婦女。


他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妻子的付出和辛苦。


后來,他遇到了同事凌玲。


工作能力很強的凌玲,恰恰是陳俊生工作上最需要的人。對于自身條件和能力比較弱的陳俊生而言,他需要這樣一個女人來做自己的搭檔和賢內助,來幫助自己工作,保全自己職位。


所以,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后,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凌玲,斬釘截鐵地拋棄了子君。


他給子君的出軌理由是,自己“無可救藥地愛她”。



可與其說愛凌玲,倒不如說陳俊生最愛的,還是自己。

他愛自己的職位,所以選擇了更有利用價值的凌玲;他愛自己的身份,所以要爭兒子的撫養權;他愛自己的錢財,所以厚顏無恥地找前妻要房子。


陳俊生這樣的男人,無疑是可怕的。


他結婚前的誓言有多真誠,結婚之后的變臉就會有多惡心。他說他養你,是因為他要滿足自己作為男人的面子;他說他愛你,是因為那時候的你對他來說很有價值。

他將自私發展到了極致,所以無法全身心愛一個人。



02


子君在離婚之后,遇到的第一個追求者是老金。


老金真的是個適合過日子的好人嗎?


平心而論,他對子君還是很好的。


他主動提出接送子君上下班,還想辦法幫她調到企劃部工作,被邀請到家里做客的時候,拎著大包小包來做飯,還把家里大小電器全都好好修理了一遍。

可老金在做完一桌子菜之后,他一邊招呼子君和孩子吃飯,一邊拒絕子君一起吃飯聊天的邀請,繼續忙著修理電器。


在老金這樣的男人看來,老公和丈夫的義務就是賺錢和干活,至于精神層面上的共同語言和三觀一致,完全不是考慮的重點。

他們永遠不知道,找老公不是找會做飯修電器的人,而是找能一起說很多話、相處再久也不會無聊的伴兒。


在以后的相處里,兩個人像這樣的矛盾也越來越多。


為了和老金朋友一起聚會,子君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在看到子君的打扮之后,老金的第一反應是:

“你穿成這樣,會讓別人覺得我們倆不配。”


他嘴里的“我們倆不配”,其實是“我配不上你”。

于是,他為了自己的面子,為了讓自己和子君看起來更般配,不是忙著提升自己,而是讓子君跟著自己降低生活標準。

他打著“我們過普通生活吧”的旗號,企圖讓子君和自己一樣過得平庸。


看到這兒,就明白了為什么兩個人沒辦法走在一起。


老金“我倆不配”的背后,暴露的是精神層面上的狹小格局,恰恰是這種格局會把人引向自私與狹隘的死路。


如果真的在一起,老金會為了自己的面子,讓她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生活標準,逼迫子君成為一個毫無追求的黃臉婆,雙方沒有情感交流,有的只是委屈和將就。


就像子君說的這樣:



可是就算子君提出分手,老金仍然還在死纏爛打。


他發動了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去游說子君,讓大家誤認為子君就是一個玩弄老實人且劈腿在先的壞女人。


因為他對我們好,導致我們往往忽視了“老實人”最可怕的一點,那就是他們會仗著老好人的形象,站在道德的高地,對你進行感情里的情感綁架。

老金這樣的人,可能是個好人,但絕不是適合結婚的人。

他們嘴上認清自己,心底里卻總是自覺良好;沒什么能力,卻不允許別人另做打算,打著“平凡人生”的幌子,來駁斥你對生活品質和精神世界的追求。

和老金這樣的男人在一起,最后的結局就是變成下一個老金。



03


在子君離婚之后,賀涵是對她幫助最大的男人。


剛認識的時候,兩個人互相看不順眼,一個說對方是孔雀男,一個說對方是養尊處優的闊太太。


可在知道子君困難重重的時候,賀涵還是仗義地出手相救。


在子君離婚的時候,是他提醒子君,要出去工作,養活自己和兒子:


在子君忙著打官司爭奪兒子撫養權的時候,是他幫助子君拿到了決定性證據:

在子君初入職場什么都不懂的時候,是他告訴子君職場潛規則:


在子君因為被離婚而抑郁寡歡的時候,也是他告訴子君,“你已經很堅強很勇敢了”:


賀涵對子君的幫助,是子君在離婚之后迅速得到成長的原因之一。

他的幫助,從來不是替她打理好一切,而是告訴她接下來的路應該怎樣走,幫著她一點一點成長起來,并且在對方最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陪在她身邊。


就像他幫助子君一樣,子君也在無形中改變了他。


賀涵和唐晶分手的原因,是因為兩個人太過相似,都精于算計,事業心極強。

他們就像兩條平行線,可以手拉手成為一同前進的合作伙伴,卻因為缺少了愛情應有的寵溺和心疼,缺少了生活的柴米油鹽,所以注定無法相交。


這樣冷靜的賀涵,在子君面前卻是不同的。

他會生氣,會出謀劃策,會奮不顧身,會挺身而出,變成了有脾氣有情緒的活生生的人。

他告訴子君摔倒了應該爬起來,可又會在子君摔倒的時候,失去理智地跑去幫忙。

他在幫助子君成長的同時,也從那個活得清醒萬分的工作狂人,成長為了擁有煙火氣的有血有肉的男人。


其實,愛情也好,婚姻也罷,都是一條單行道,需要兩個人并肩前行才能有結果。

只有在對方眼中,看到了自己最好的樣子,才會下意識被對方吸引,然后一點點靠近。

這恰恰是愛情最好的狀態。



04


陳俊生這樣的男人,是相親市場最炙手可熱的對象,也是父母眼中門當戶對的代表。

他們有著良好的工作和一定的物質基礎,打著賺錢養家的旗號,一邊貶低你的人生,一邊忽視你的付出。比起愛你,永遠更愛自己。

和這樣的人在一起,一旦自己失去利用價值,就會被殘忍地一腳踹開。


老金這樣的男人,是婚戀市場“老實人”的典型代表,也是大部分人眼中最合適的結婚對象。

他們工作普通,家境普通,憑著“人好”行走天下。他們安于現狀,沒有什么上進心,婚姻既經受不了物質的考驗,也無法應對精神上的枯竭,變得蒼白又無力。

和這樣的人在一起,以為過日子能省心,事實卻是遇到的問題更浪費時間和精力。

可怕的是,這樣物質和精神雙重潰敗的婚姻,恰恰是大多人眼中婚姻的常態。



賀涵這樣的男人,才是真正“嫁給愛情”的對象。

比起長相,他們的智慧、人品和才華更值得贊揚。對于他們而言,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彼此成長和共同進步,所以愿意尊重你,給你自由的空間。

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婚姻才不會成了將就和湊合,而是會充滿人情味兒,會讓你遇見更好的自己。

真正適合在一起的人,就是和他在一起之后,你會變得更好,而不是更糟。

這就是判斷一個男人能不能結婚的關鍵。



文 | 王獅獅

來源 | 每日七言(ID:mrqy88)